心中烦闷不已,忽然就想起了这句歌词。半夜睡不着,爬起来写点东西。

我人生的第三个十年在温哥华度过,也结识了不少新朋友,但要让我找一个掏心窝讲烦心事的人,还真找不出来。不是我不把我周遭的朋友当朋友看,而是觉得和大家没有到那种可以和人家叨逼叨吐苦水的地步。以前无话不说的故乡伙伴们,也因分别得太过久远而联系渐少。再加上生活环境的差异太大,能聊得来的话题也越来越少。

人活一辈子,最难的事莫过于认清自己吧?我一直自认是一个有责任心,不管对工作、生活还是对家庭、婚姻都还算愿意付出十分努力的人,但不知为何总觉得压力越来越大,以至于我现在不知应该是要对生活绝望,还是要对自己绝望。这种不安的感觉与日俱增,这难道就是而立之年应该有的状态么?

很怀念自己刚到温哥华时,那段虽然辛苦但很单纯快乐的日子。那时的我住地下室,但依然觉得阳光无比灿烂,每天和室友的集体生活也温馨美好。那时的我喜欢畅想未来,想着自己在温哥华五年、十年以后的生活。现在的我,身处于当时的“未来”,却不知道自己现在是否还如当初所想那样。

越长大越孤单 越长大越不安

也不得不看梦想的翅膀被折断

也不得不收回曾经的话问自己

你纯真的眼睛哪去了

越长大越孤单 越长大越不安

也不得不 打开保护你的降落伞

也突然间 明白未来的路 不平坦

难道说 这改变是 必然

Advertisements

在有中国人聚居的英语国家,碰到中国人互相讲奇怪的英语是常有的事。在我居住的城市Richmond,有多达一半居民为华人。几年前有次在一家超市的停车场听到两个华人用英语吵架,内容让我到现在都记忆犹新。

当时是周日下午,我开车到市中心的佳廉超市(PriceSmart)买东西,停车场车满为患,一位难求。我好不容易找好停车位,下车走向超市入口时,发现入口不远处有两个亚裔面孔的车主因为争一个车位而吵得面红耳赤。走近一听,其中一个大妈应该是香港人,讲一口标准“港式英语”,而另一个小伙儿一听口音就是北方人。俩人都知道对方是华人,但出于某种默契,一直用蹩脚的英语表达着一些愤怒的情绪。

大妈嚷嚷了一会儿,忽然大喊了一句“Go back to your China”,结合当时的语气,翻译成中文应该是“滚回你们中国去!”(很多香港人不认为自己是中国人)

小伙儿也不示弱,回一句“Say hi to your mother!” 这个非常有中国特色,文明点翻译是“替我问候你老母”,说得通俗点就是“ * 你妈的”。不知道旁边的老外听到这句话做啥感想,不过大妈立刻心领神会,反应也挺快,马上接一句“Say hi to your grandma!”就开车走了。

虽然早在3月就成功登陆并拥有了加拿大永久居民身份,但今天终于拿到了枫叶卡,心里的石头终于算是落地了。这是今年到现在最让我开心的一件事,没有之一。值得小庆祝一下。

想起自己刚来加拿大那时定的计划,一路走来虽有坎坷但最终也磕磕绊绊一步步实现了。人生的路还很长,加油吧!

7BDEBA6715BFBB1ABE3B7BDC755983D8_meitu_1

昨天在美食广场买午饭时,听到前面的一哥们跟店主说:“我喝可乐不用吸管,吃牛肉面不喝汤”,说着把店主递给他的一次性勺子和吸管还了回去,只拿了一双筷子和一张餐巾纸就端着热气腾腾的牛肉面走了。这让我想起来之前经历的一件事让我感受到了出国以后对一些东西看法的转变。

5年前我还在送餐的时候(送餐真的是让我经历了不少文化冲突)。我当时打工的日餐馆在温西,那里是温哥华房价最高的地方,寸土寸金,所以相对来说那里的居民收入水平也相对高点。餐馆有几个每周必点外卖的老客户,给小费很大方,见面打招呼也非常和善的那种。我送餐时间长了,发现很多老顾客都在抱怨我们给的寿司酱油和筷子纸巾给太多。我心里还暗自不理解:“多出来的餐具又没问你要钱,抱怨个啥劲儿么。”

餐馆很忙,即使客人在打电话叫外卖时一再强调只要两双筷子两小袋酱油,忙得七手八脚的服务生在打包时才不管那些呢,一把筷子四五双,一把酱油也有四五袋就直接扔进去,包起来了。

有一次,送餐到其中一位老顾客家时,主人说你稍等一下。

一会儿,他从厨房出来,拎了一大袋的一次性筷子和一个装满了袋装酱油的保鲜袋。他说:“每次让你们少给点餐具,你们都不照做!看看这半年来你们光在我身上就浪费了多少东西!这些筷子和酱油我都没用,给你拿回去吧。告诉你们老板,小本经营,这些开支能省就得省啊!”

我说“这些东西你买外卖时已经为它们付过钱了,就留着呗。”

他说“但我留着根本没用啊!还不如你们拿回去用呢!”

他的话给我带来的震撼着实不小。我从小接受的来自长辈和社会的教育就是“不拿白不拿”,在外面吃饭,老板多给了餐具,餐馆发了打火机和火柴,我付了钱在这里吃饭了,不拿白不拿啊。住酒店,酒店提供多余的一次性牙刷牙膏,虽然质量不怎么样,但我在这里花钱住宿了,不拿白不拿啊。结果家里各个角落到处都是来自各个酒店的打火机和火柴,卫生间抽屉里放着10多年来攒到的牙膏牙刷,牙膏已经硬到挤不出来了,牙刷的塑料柄因为放太久已经脆到一掰就断的地步。仔细想想如果所有人都这么做,真的还挺浪费的。

“不拿白不拿”的做法没什么不对的,因为我们是为这些东西付了钱的;但如果有的东西我们拿了也是白拿,那就还不如留着让它们发挥原有的作用。

当初就这么感慨了一下这件事就过去了,其实现在想起来,其实车里备点筷子和酱油,客人需要几个就给几个。一个简单的改进就很好地解决客人抱怨的问题(只是会不会被另外一些客人抱怨太小气,连个筷子都要计较呢?服务业就是这么纠结)。

 

 

CCTV4《海峡两岸》节目中,军事专家张召忠谈到马航mh370失联事件时,向观众介绍了气象卫星、多功能合成孔径雷达等。当讲到红外遥感卫星时,他说“零下700度以上的物体”都能被观测到。绝对零度(理论上宇宙最低温度)是零下273.15摄氏度,零下700度实在不可理解,央视还堂而皇之地打了字幕。

附一句刚刚看到的顺口溜:

打仗靠张召忠,养老靠戴相龙。破案靠聂海芬,防疫靠板蓝根。慈善靠郭美美,幸福靠CCTV。反腐靠赵红霞,收费靠奚国华。雾霾靠刮大风,地震靠癞蛤蟆。抗日靠影视剧,国防靠海带夹。外交靠美元,GDP靠房价。

69154

什么是”谅解备忘录“?

谅解备忘录是国际协议一种通常的叫法,“谅解备忘录”相应的英文表达为“memorandum of understanding”,有时也可写成“memo of understanding”或“MOU”。

直译为谅解备忘录。用中国人的说法就是协议。意指“双方经过协商、谈判达成共识后,用文本的方式记录下来”,“谅解”旨在表明“协议双方要互相体谅,妥善处理彼此的分歧和争议”。日常生活中,memorandum(memo)常用来形容“为防遗忘而写的便条”,如memopad(记事本)。此外,与其搭配的词组有engagement memorandum(业务备忘录),audit memorandum(查帐备忘录)。

谅解备忘录的组成内容一般包括:
1、合作机会 The Potential Cooperation
2、保密 Confidentiality
3、协议语言 Language
4、协议期限 Duration
5、不可变更 Modification
6、终止 Termination
7、法律适用 Governing Law
8、其他细节 Other Conditions

“做客”与“作客”的区别

有人说“做客”和“作客”是一回事,两者之间是异形词的关系;也有人说两回事,“做客”是“做客”,“作客”是“作客”,不能混为一谈。你说呢?

“作客”“做客”两重天

王应华

江苏省小学《语文》四年级下册《天鹅的故事》说:“在访俄期间,我在莫斯科认识了来自贝加尔湖的俄罗斯老人斯杰潘,他请我到他家去作客。”

文中“作客”是“做客”的误用。《现代汉语词典》解释“作客”——“动寄居在别处:~他乡”;“做客”——“动访问别人,自己当客人:到亲戚家~”。可见,同样是“客”,但“作客”与“做客”享受的待遇不同,内心感受也不一样。

“作客”或四处漂泊,或寄人篱下,“独在异乡为异客”,那感觉真可谓“冷冷清清,凄凄惨惨切切”了。而“做客”无论是应邀光临还是主动拜访,一般都会受到款待和礼遇,宾主在良好的氛围中相处,“做客”者是不太会产生内心的失落感的。

可见,“作可”与“做客”,一个在地下,一个在天上,两者当然不能混为一谈。上文“我”受到斯杰潘老人的盛情邀请,是不能用“作客”的。

谁说“当客人”不可“作客”

王宗祥

表示“访问别人,自己当客人”确实可用“做客”,如沈从文《一个妇人的日记》:“宋嫂子说:‘听说是回娘家做客去了,我怕呢不会回来的,你婆婆还留我做伴。’”又《绅士的太太》:“有时顶小的少爷,一定得跟到母亲做客,总得太太装作生气的样子骂人,于时姨娘才能把少爷抱走,”但沈从文也用“作客”表示“当客人”,如《凤子》:“不到一会,墙外那一个,便被主人请进花园里了。第一次作客,就是从那一道围墙跳进去的……”

巴金用“作客”表示“当客人”的例子更多。《“长官意志”》:“最近有几位法国汉学家到我家里作客,闲谈起来。”又《关于丽尼同志》:“1947年我去台湾旅行曾到台北他们家作客,当时烈文在台湾大学教书。”又《三次画像》:“座谈会结束以后,画家有一天到我家来作客,谈起画像的事。”又《我与开明》:“我有半年多没有收取稿费,却在朋友沈从文家作客,过着闲适的生活。”又《灭亡》第七章:“她反而欢迎他常常到她的家里来作客。”

《现汉》将“作客”与“做客”分开,其用意可以理解,是想让两者分工明确,但这种分工显然与语言实际是不一致的。

异地经商也称“做客”

项宗旺

“作客”比“做客”出现得早。杜甫《登高》:“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敦煌曲子词《长相思》三首之三:“作客在江西,得病卧毫厘。还往观消息,看看似别离。”两例中“作客”都指寓居异地。隋唐时期,“作客”是没有写作“做客”的。

后来,“作客”引申出在异地经商的意思,因为古人经商往往离别家乡远走异地。如《拍案惊奇》卷四:“专一走川、陕,作客贩货,大得利息。”在这一义项上,“作客”有写作“做客”的。如《古今小说》卷一:“父亲叫蒋世泽,从小熟走广东做客买卖。”《水浒传》第十七回:“本处一个财主,将五千贯钱,叫小人来山东做客,不想折了本,回乡不得。”“做客”的这种用法出现于元明时期。

虽然现在用“作客”或“做客”表示“异地经商”的用法已不复存在,但这个例子可以说明“作客”和“做客”其实并没有泾渭分明的界限。

“作”“做”本是同根生

曹晓燕

《现汉》中的“作客”与“做客”,其中“作”和“做”的意思其实是一样的,都指“充当、当成”,区别在于《现汉》中“作客”的“客”与“做客”的“客”其实是两个“客”。

《现汉》解释“客”:

1.客人(跟“主”相对):宾~|家里来~了;2.寄居或迁居外地的(人):~居|作~他乡。

显然,《现汉》认为“作客”的“客”只解释为“寄居或迁居外地的人”,而“做客”的“客”只解释为“客人”。然而,这种观点是生硬的,强行划分的。

从文字史上看,“作”先出,“做”后起。明代字书《正字通》认为:“做,俗‘作’字。”王力先生则认为“做”是“作”的分化字,即“做”分担了“作”的部分职能。如今,在表示支配具体事物的行动时,确实应用“做”而不用“作”,如“做一个凳子”“做一件衣服”等。但是,在“充当、当成”这一义项上,两者并没有明显的区分界限。就拿《现汉》举例,就既有“作保”(当保人),又有“做媒”(当媒人),既有“作陪”(当陪客),又有“做东”(当东道主),等等。

既然都是“充当、当成”,“作客”和“做客”的“客”就都可以两解。本来“作”“做”的分化就不彻底,如此硬性区分,非但于事无补,反而徒增混乱。

转自《百度知道》

VANCOUVER日志28

FINALLY FINAL IS OVER
每个学期总有那么几天心神不安精神极差压力极大,那就是FINAL之前和期间了.

为了不让我的经济105以悲剧结束,考经济的前几天一直在看书做题做题看书,晚上做的梦也全是那些IS-LM图还有股票价格石油价格的提升对货币需求和劳动力的影响.但是,经济期末考试结束后,还是感觉迎接我的,依然是一个我不想看到的结局.期末的题量不少,原本定了2个小时的考试时间,因为同学们都没时间做完,考试结束时间延后15分钟,15分钟之后又延后15分钟.我是一个粗心的人,按计算器的按键老会出错.失之毫厘,一不小心结果就谬以千里.那些个计算题都没来得及检查,只能在交卷的时候祈祷自己当时计算的时候没出现任何错误了.

哲学一直以来成绩还不错,虽然没有上过90分但考试平均成绩维持在了85以上,期末考试的题目也很多,几乎涵盖了整个学期所学的内容.时间刚刚好,我做完之后还有一点时间去检查自己所做的那些TRUTH TABLE是否有纰漏.所以不出意外的话,这个学期的哲学应该能拿一个比较不错的分数.

再说说电脑科学237,期末考试是关于数据库的计算机操作和网络贸易还有公司信息系统的书本知识.机考的要求颇多,也几乎涵盖了学期中学习的所有数据库操作方法和步骤.时间有点紧,最后一个FORM没来得及按要求做完.成绩应该在80%左右(只要做出来的我都能保证做对,因为题目后面有打印效果图,如果按要求做了并且效果图毫厘不差就表示做对了).笔试有70个选择题,33个搭配题,还有3个问答题.因为有好多术语还是无暇顾及,笔试结果无法预料,也是祈祷我能做对的全做对吧.

下来再说说比较让我感到欣慰的科目,英语.英语考试是在课堂上写一篇论文,所以也没什么好准备的.我们被要求反驳一个杂志上关于快餐的评论.说实话,让我们去反驳一个人随便写的一篇文章我们也许会没什么压力.但是我们反驳的是一个健美专家在时代杂志上发表的经过广泛调查研究取证的一篇评论,心里就感觉有点压力了.但是不管怎么样,我们还是都按时完成了任务,写的像模像样.我觉得欣慰不是因为期末试题简单,是因为考试完了之后我们拿到了考试之前写的第三篇论文和一篇RESEARCH PAPER的结果,结果很是出乎我的意料,竟然两篇全都是我久违了的A-!英语099的时候写作什么的得一个A-或者A不是很难的事情,因为要求并不是那么严谨.在英语100的论文里拿一个A-,那可就是很鼓舞人心的事情了哈哈!

考完了,下来的一个月就应该迎接雅思了.这个学期我感觉自己一直在迎接各种各样的考验.之前经济成绩不理想,拼命保住FINAL的阵地,战果还不得而知.接下来的雅思考试虽然信心十足,但是也不能100%保证不出任何差错,毕竟之前连雅思是什么都不知道就要通过一次考试考到6.5以上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VANCOUVER日志26

今天春节。祝所有的亲人朋友春节快乐!

说起来,这还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在外面过春节。前些日子一直都感觉不到春节将至的喜悦,也没有逢佳节倍思亲的感伤。直到上个星期二,我和往常一样去这边唯一的华人超市TNT买一周的食物,走进大门一抬头身子就不由震了一下:对啊,这周就要过年了!看着满眼的金色红色,不由得想起国内人们置办年货的时候。从小到大,过年最吸引人的不是吃饭不是压岁钱也不是春晚,是年前的大扫除和年货准备。大扫除是享受结果,而年货准备则是享受过程。我很喜欢擦玻璃,因为喜欢玻璃被我擦干净之后一尘不染的感觉。每次大扫除完感觉家里什么都跟新的一样,连阳光也好像换了新的。置办年货倒是很享受过程,无论是逛菜市场买肉买菜,还是在家准备东西。置办年货的时候我常常跟在家人旁边,看着挂在头顶的灯笼,对联,年画,看着卖冰糖葫芦的老爷爷,满眼红色,金黄色。每个人都看着各种各样的食品,挑好吃的,平时不太吃的往家买。每逢过年,每家每户买的肉品种都很齐全。在我家,鸡,鱼,猪肉,牛肉,还有其他熟肉制品堆好高好高,我是个贪吃的人,买回去总忍不住一样先撕一点吃。父母因为平时工作忙没有太多时间,不做复杂的东西。年前有时间,总会做点平时吃不到的东西,比如说油炸猪肉丸子。因为平时很少吃到这种丸子,所以对丸子的香味很是依恋。每次爸爸都会炸很多,够我们家吃10多天的。虽然不是嗜肉如命,但是看着冰箱里、储物间平时很少有的壮观景象,心里真的是用兴奋二字无法形容的。

除夕和朋友们一起做菜包饺子,看春晚,感觉到在外面和朋友过春节确实是和之前不同的另一种风味。大家无拘无束地聊着笑着吃着,闹得天翻地覆不亦乐乎。有人说春晚是几乎每个中国人必看的节目,虽然大部分人在骂,但是也“边骂边看”。除夕看春晚已经成为一个民族的习惯。庆幸的是我们留学生在异国他乡还能延续这种习惯。我觉得现在的留学生太幸福了,在通讯技术这么发达的今天可以和家里人网络视频,可以电话拜年,除夕还可以看到国内的节目。让我想起那天在学校图书馆借一本很老的书,上次借出的时间竟是上世纪80年代,一看学生名字是中国人,姓周(ZHOU)。我看春晚的时候一直在想那位周姓的学长。20多年前的除夕之夜,他孤独地呆在异国他乡,中国人少得可怜,电话费贵得离谱,网络那么落后,他在做些什么?在想些什么?

PS:今年的春晚还不错,让我最感动的是一句从民工子弟口中诵出的诗句“别人和我比父母,我和别人比明天”。不喜欢纯粹的煽情,但是真正打动人心的节目还是值得去欣赏一下的。

VANCOUVER日志23

下雪也可以停课?

上周六下午温哥华的第一场雪来了。当时我在屋内开着台灯看书,一整天没出去,竟然下雪这样轰动的天气新闻是晚上别人告知。听说下雪后我穿睡衣拖鞋就跑到外面看,一打开门,哇,新鲜到不能再新鲜的空气,洁白到不能再洁白的雪地,我高兴地笑着,想大喊,但是终究没有喊出来。事后想想,笑什么?没见过大雪啊?傻啊?

昨天,周日,雪是纷纷扬扬越下越大。同学们一直在讨论着星期一到底要不要上课的事情。在国内从来没办法想象学校因为下雪停课的现象,在这里却是很普遍的事情。听他们说,每次下比较大的雪都会停课。所以,和他们一起怀揣着一丝希望,希望学校或者政府能给一个官方的公告。其他的学校陆续公布停课,但是我们学校一直毫无动静。

今天起个大早,一出门傻眼了,在国内从来没见过这样厚的雪,都超了脚脖子好多。到SKYTRAIN坐车,人很多,好不容易上了一辆,火车还走得很慢。到了学校已经是8点10分。
数学老师SAM比较敬业,这样的天气,人来得不多,照样开了课。虽然课中间陆陆续续来了一些人,但整个教室也没有突破过15个人。上完数学,同学们都回去了。我说看哲学有没有上,进去之后学生加我一共5个,老师在上面说今天由于人太少,不开新课了。在教室看书,有问题的可以问他,没问题就可以走人。一说,大家都散了。
我在8点就听说英语老师没来了,JIMMY又去确定了一下,门口贴着停课通知。虽然刚过完两天的假期,但是这一天的假期延长还是让人感到很兴奋。经济老师说过,几乎所有的学生都喜欢老师临时有事放假一天的感觉,因为人大部分都比较喜欢看眼前的利益。说的也是,一个学期交那么多学费,一节课合人民币可不是小数目。停一节课就相当于烧一沓钱呢!道理归道理,愉悦的心情还是无法抑制。下雪了,总得有个活动纪念一下啊!几个朋友经过一番讨论之后决定去北温SARINA家里玩雪。

北温真是一个好地方,做SEABUS一路风景目不暇接,照相机快门喀嚓喀嚓一直闪,生怕漏掉每一个值得纪念的细节。SARINA的男朋友是一个人很好的韩国人。我们在她家见面简单聊了几句之后就整装出门气势昂扬走向公园。打雪仗,堆雪人,摆POSE照相。更多细节在此不表。

玩到尽兴,大家都饿了,去了一个很出名的日本餐厅,10块钱ALL YOU CAN EAT,价钱合理环境幽雅而且饭菜很不错。席间大家操三门语言交流,广东话,普通话,英语,想想真有趣,大家不断地换话题,出现沟通问题就用英语交流。那个韩国人一脸迷茫地跟我们说“你们的话题 为什么一直在变啊?一个话题刚提出来不到一分钟就有别人插话然后大家跟着讨论插话的人提出的话题,如此这般这般如此,话题从来没有过任何结论。这也许就是差异了吧,中国人闲聊就是闲聊,想到什么说什么,还管有没有结论什么的。听他说韩国人谈话最终要有个结局的形式,即使不是结论什么的,总要有个收尾的部分。

虽然玩雪之后脚和腿都湿了,冻得生疼,回来后也挺累,但是今天真的很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