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听到了姥爷去世的噩耗,心里太压抑了。妈妈说,姥爷昨天早晨醒来后说有点困,再睡一会儿。姥姥还在厨房做饭,姥爷就再也没醒来了。虽然大家都在说,这样对老人家来说是最好的结局,没受什么苦,也没生什么重病让儿女费心,就这么在睡梦中走了。

但我心里还是好难受。

我从小是在姥姥家长大的。学前的大部分时候,以及上小学的寒暑假我都回姥姥家。和我一起回去的还有我表哥。我很珍惜在姥姥家的时光,因为不仅有表哥作伴,而且还有姥姥姥爷每天照顾我们。虽然当时年幼无知,很多事情现在都不记得了,但一回想起那段时光,我脑海里就有夕阳下美得让人心醉的景色和杨树叶在风中沙沙作响的声音。姥爷拉着我和表哥的手,一起去看压路机,看体育场(当时县里修建体育场,铺设“新公路”,那是我平生第一次见压路机)。除了督促我和表哥做假期作业,姥爷还教我们练毛笔字。不过惭愧的是,到现在我除了记得质地粗糙的宣纸和充斥怪味的墨汁,其他都忘得差不多了。姥爷平时爱和人下象棋,玩牌。印象中,姥爷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外,就是和一帮老爷爷在一起下棋玩牌。不过让我和表哥比较恼火的是,姥爷当时嫌我们棋臭,死活不和我们下棋。除了教会我们基本的规则外,姥爷再没跟我们谈论过象棋。

姥爷在97年因为一场手术意外而半身不遂,十多年来一直行动不便。还在我上高中的时候,姥爷的身体状况不是很好,手老不由自己使唤。有一次上去看姥爷,我看到姥爷手指甲有点长,于是后来给他买了个超级大的指甲剪,每次回去都给他剪指甲。

姥爷一直很喜欢这个指甲剪,逢人就说“这个是我外甥送的”。

后来我出国,回国的机会很少。今年是我出国后第三次回国,回去见到姥爷,发现他比之前瘦了点,也精神了。之前姥爷耳背、说话也不清楚,但这次回去听力变得好很多,说话也利索了。他还跟我说“我现在都能自己剪指甲了,你看我剪得多好”。

我看了看姥爷的指甲,欣慰地笑了笑。

“我想把那个指甲剪也给你姥爷带着,”妈妈的话把我带回了不愿回到的现实。我顿时泪眼模糊,我真他妈混蛋啊,今年夏天在那傻笑的时候也没想着说给姥爷再剪一次指甲,以后再也没机会了。

我出国后,无数次地想过,当自己的亲人忽然离我而去,我该是一个什么样的心态。这一天终于还是来了。我憋得慌,我想找人说话,我想大哭一场,但此时陪伴我的只有无声的眼泪以及我早已习惯的孤独。

姥爷,如果你想我,就给我托梦吧。我很想你!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