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段时间国内高中同学过来经过温哥华,我开车带他去史丹利公园转了转,回来的路上忽然奔出几个小东西我来了一个急刹车:五个浣熊结伴过马路呢!俩大的浣熊一前一后,中间仨小浣熊,走路不紧不慢。这是吃过晚餐要出来散步么?真悠闲。

这边动物在公共场合对人的毫无戒备到了让人有点生气的地步。有一次我看到人行道上有个鸽子,试探性地用腿挥了一下想把鸽子吓跑,鸽子居然不给面子地完全忽视我的动作,无奈之下我又飞起一脚踢将过去,快被踢到的瞬间,鸽子才蹦几下离我远了点,竟丝毫没有害怕的意思。朋友家住在海边,公寓的阳台常常会飞来海鸥,我们都可以直接开窗户跑到海鸥旁边照相。海鸥居然也还都挺给面子的。兔子和松鼠在这边也非常容易见到。他们虽然没有那些鸽子海鸥胆大,但人如果没有忽然靠近,他们根本没有要跑的意思,都在忙自己的事。

在伟大的祖国,我从小到大野兔子只见过一个。五六岁的时候和小伙伴到西河滩玩,河对面隐约看到一只土色的野兔,我其实都没看到那只兔子具体长啥样,因为我只看到了它仓皇逃离的背影。

我想说的是,通过这么点区别,我就很容易地感觉到了加拿大这边人与动物的关系比在国内和谐多了。在这边人类和动物尚且如此,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更加和谐。不认识的人见面都可以打招呼笑一下,人行道只有两个人宽,面对面的行人如果多余两个人,大家会自动排队让出一排让彼此通过。我也见过很多中国人并排走然后白人无可奈何地绕道的情形(当然也不能怪他们,我们没这个习惯嘛)。人们上电梯,上公交之前,会让里面的人都出来才上去。在交通灯出现故障的情况下,四个路口的车严格遵守4 way stop的走法,四个路口哪辆车先到就先走,一个一个轮着来,虽然没有交警,但也井然有序。

然而,和谐在中国却演变成了一个动词。记者发的文章,网民传的视频,某位明星不留心的一句话,导演拍的新戏动不动就被断章取义而被“和谐”。引用郭德纲的一句话,“文革结束了,难道没人告诉他们么?”

和谐应该是一种现象,人与人之间,人与动物、自然之间彼此尊重彼此共存的现象,而不应该是统治阶级用来封杀不同声音的借口。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