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些日子有朋友来家吃饭,饭后闲聊就必不可少地聊到了我们各自的中学时代。我朋友说他们中学全校学生中午都在食堂吃饭,吃完中饭要在课桌上趴45分钟。我说,那你们虽然不能回家吃饭,但吃完饭还有快一个小时在教室眯那么一会儿还挺不错的。哪知我朋友说,什么呀,在课桌上趴45分钟是学校的硬性规定,就跟上自习似的,有专门的老师会巡查,如果发现谁没趴着会被处罚的。听到原来是这么回事,我心里真不是滋味,人不可能说每天几点睡觉就能睡得着,困的时候趴在桌子上很快会睡着,那不困的时候要被人强迫在桌子上趴45分钟真就是一种煎熬了。困的同学眯一会儿,不困的同学自由活动不挺好的么?

由此我又想到自己上中学的一些事情,学校很多规定是那么的不合理,但是规定就是规定,你只有服从的义务,没有反驳的权利。我记得自己去过一所中学,教导处主任每天在大门口检查学生的“仪容仪表”,我背一单肩包,被主任拦下来“你哪个班的?我们学校不允许背单肩包!”我很讶异,单肩包怎么了?虽然我不知道单肩包从什么时候开始出现,但我非常确定我们的父辈上学已经很流行军绿色的单肩包了,我也非常确定我从开始上学就背单肩包。我反驳他,他居然说我不听话,规定就是规定,下次让他看到他就全校通报批评!

不知是哪位神人把学生比作祖国的“花朵”,教师比作“园丁”。现在想想这个比喻真是有点反讽的意味了。很多老师和从教者真把自己的学生当“花朵”,自己就是那从来都用不着考虑花朵感受的“园丁”了。园丁认为什么时候该给你浇水了,什么时候该给你修枝剪叶了,什么时候该让你晒晒太阳了,你花朵没有声音反抗,没有力量拒绝,一棵棵本来应该有自己一片天地的松柏被密密麻麻排在一起全部剪了整整齐齐的平头,本来应该在草地上享受阳光的太阳花被园丁用来摆出各种各样的图案和造型迎接领导视察,各式各样的鲜花被赋予不同的“花语”,被拦腰截断,放进了别人餐桌上的花瓶…..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