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反对地域性的偏见。有人说上海人不地道,我会反驳他因为我碰到很多上海朋友都非常讲义气,而且我最欣赏的姚明上海人,韩寒也上海人;有人开玩笑河南人都骗子,我会反驳他因为我认识的所有河南人都非常热心;有人说山西人出来的都是暴发户,我会给他一耳光因为好多山西孩子出来并非富裕而且比别的孩子懂事许多;有人说台湾人自以为是,我会反驳他因为我看到很多台湾朋友谦虚懂礼貌并且支持祖国统一;如果有人跟我说印度人脏,抠门,奸诈,龌龊,我,我会,我会反驳。。。。。。好了。我承认我没办法反驳,因为我所认识并且打过交道的印度人,无一例外,都很肮脏抠门奸诈狡猾龌龊。

第一次和印度人间接接触是2008年我朋友卖他的车的时候。他的车当时二手市场私人交易均价3500,朋友当时急着套现,所以想说3100块便宜卖了。他的保养得相当不错呢。网上登了广告后第二天就有人来看车。当看到是一群印度老小的时候,我们心顿时凉了一半:印度人从来不会原价买你东西的。

在车里车外把车摸了一个遍之后,这群印度人还掀开引擎盖煞有介事地看着,我也不知道他们在看什么但看了半天他们什么都没动过。之后他们说,我们开开试试吧。朋友想说,好啊,那就试试。结果一伙人上车开车走了。半小时之后朋友慌了,怕这些人把车给开跑了。于是就给他们打电话说,车的保险单在我手上,如果我报警,你们会被抓去坐牢的。又过了二十多分钟,这群人回来了,说是开去了素里市(Surrey,距温哥华10多公里)找懂车的朋友看了看。朋友说满意,问2500卖不卖。我当时心里问候了他们的母亲:试车试了一个小时,跑了30多公里,最后还要杀价杀那么狠!当时交易没做成,不知道后来事情发展成怎样,但是几天后,这位急着要拿到现金的朋友最终还是不得不和这群傻×以2800的价钱敲定了交易。当然结果并非想象那么完美。朋友抱怨说,“这群傻×,本来在温哥华任何一家汽车保险店都可以做转让手续的,这群人非要去素里办手续,说那里认识人。结果老子被骗了。”

印度人说要到素里办转让手续的时候,朋友问“那我车转给你了,怎么回温哥华”,有一个印度人(后来才知道这个人并非买主)说,“我们给你买车票啊”。到素里把手续办好之后,这群人就先把说要给钱买车票的那个人送回家,然后就把我朋友放在了车站,印度人开车要走,朋友说,车票钱呢?印度人买主很无耻地说,我可没有说要给你车票钱啊。所以朋友也只好认倒霉,自己掏钱坐车回来了。其实印度人一开始就打好了如意算盘,从车价,办理转换手续的地点,以及小至2块钱的车票钱,印度人早早就算计好了。

后来我自己做搬运工的时候又碰到一个印度客户,这个人是律师,开一辆蓝色奥迪TT,和父母住一个大豪宅,然后要搬到北温一个高层海景公寓自己住。我们给他搬家的时候他从来没跟我们笑过,从来没让我们喝一口水,从来就只知道说“小心点,这个很贵”,“小心点那个别弄坏了”。我们堆放他装潢剩下大理石砖的时候,他说了一句“小心点”,我以为他关心我们怕我们压到手指呢,心里还暖了一下呢,结果那个傻×补了一句,“这个大理石很贵的”。由于他新家的卧室门太小,沙发稍微长了一点点,进不去,所以只好再运回他原来的地方。还有另外一面破旧的大镜子他说他不要了,问我们说要不要,免费给我们,我说那就先放楼下吧,结果在把玻璃立到墙边的时候由于另外一个搬运工出的愚蠢主意,镜子裂开了。东西都放好后,我们又开车花了快一个小时,把沙发又搬回到他父母的房子里。整个搬家过程是这样的。最后我们看看这位有钱的印度律师如何结账的。

中午吃饭时间15分钟,他非要扣掉20分钟的工作时间。

镜子他扣掉50块钱,理由:“我这个镜子本来要以60块卖掉的,你们给我弄坏了”。

沙发搬回去的时间(一个小时)不能算在搬家的时间内,理由:你们搬运工应该先量好卧室门的尺寸再往上搬沙发而不是搬上去才知道放不进去。

多扣半个小时,理由:这是沙发搬上去放不下然后又放回车里的时间。

结果就是我们给他搬了9个半小时的家,受了一肚子气,吃了一顿15分钟的饭,收了不到8个小时的工钱。零小费。
老板跟我们说,其实这个人就这样,每次都毛病挑一堆,故意装得很生气,但是他以及他的亲朋好友每次搬家他还是会打电话找我们。他亲家以及亲家的朋友们后来也都找我们搬了。

再后来我做了送餐的工作,也会碰到很多印度人。给小费的印度人打招呼从来不笑,好像给你都不到10%的一丁点小费是他们做出的天大的善举似的。和你笑得很欢的印度人一般没有小费。更可气的是我昨天翻我送餐用的零钱盒翻出好几个印度的卢比来。卢比硬币和加币的大小颜色都差不多,我又是晚上送餐,根本注意不到这些。但是1加元是44块卢比。当时人家应该给我付的钱都没付够,我还以为人慷慨大方给我几块钱小费而高兴呢。

见识了印度人的小气,奸诈,龌龊以及不懂得尊重人之后,我再说说他们肮脏的民族习惯。身上的咖喱味不用说了,印度男人的头包也不说了(他们不怕里面生虫子啊?),说说他们的如厕和吃饭。我朋友去印度出差发现印度旅馆的洗手间没有手纸,只有一个桶。后来才知道印度人大号完之后是用左手抠的,那个桶好像是装水之后用来蘸水的吧。印度人吃饭都用右手,因为左手是用来抠屎的。医生说印度人用左手抠屎的习惯使他们不容易得痔疮,但是我觉得预防痔疮的方式有很多种,不非得这样吧。

我并不了解产生了佛教的这个民族到底是怎样一个民族,也许他们自有他们的道理去做这些别人看不惯的事吧,也许奸诈狡猾在他们看来是聪明机智的象征吧。现在一听到素里市(印度人聚居的城市)我就会不由自主地想到深棕色和夹杂着咖喱味的体臭。

我有一个梦想,梦想有一天自己对印度人另眼相看,
我梦想有一天,所有中国人和印度人能和和睦睦地在这个多元化的城市共存。
我梦想有一天,我能接受自己的孩子去结交印度裔小孩。
我梦想有一天,幽谷上升,高山下降;坎坷曲折之路成坦途,圣光披露,满照人间。
如果温哥华要成为一个真正的多元城市,这个梦想必须实现。虽然遥不可及,但是这一天总会来。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